永利彩票网站

不同于河间带你去吃青岛的卤煮火烧

  某天值班叫外卖,突发奇想来了一碗卤煮火烧。卤煮火烧者,帝都小吃也,主料有火烧、猪肠和猪肺之流,辅之以炸豆腐片、卤汁、香菜等......说白了就是旧时代劳动人民的吃食,不登大雅之堂。

  我向来不介意食物的“层次”,于是傲然拍照发圈,并做深沉状注明:今夜怀念一下京城,卤煮火烧。

  我的革命战友毅次元同志很快跳将出来,点评道:汤清油少,不正宗。不正宗?一碗卤煮火烧而已,居然还能论个正宗不正宗?能吃好吃就得了,要啥自行车啊。

  我当即回怼之:我认为,在食物的世界里,正宗二字实属多余。此人表示不服,回应说:吃个青岛味儿卤煮火烧,很难表现怀念帝京之情。

  这不得了啊,从形而下的色香味直接拐到形而上的情怀了,但这种说辞仍然是苍白的。想当年苏东坡《赤壁怀古》,根本就不是在赤壁之战发生地写的,照样怀的挺带劲。所以我这也是先贤遗风,顺理成章。

  对话就这么结束了,类似的并不是第一次。比如我晒个驴肉火烧,非得有人说这不是驴肉,都是马肉猪肉之流......这真是太不解我了,我从来不care真假,敢卖我就敢吃,只要心中有驴,吃啥都是驴。反正马和驴都是马科动物,相去不远,就算是猪,也都是有蹄类,能有多大差别......

  以上只是朋友间的玩笑话,不必当真。不过,本砖家的观点确实是一以贯之的,不妨再重复一遍:在美食的世界里,正宗是多余的词汇。

  以东北名菜“锅包肉”为例,黑吉辽均有之,然黑省的锅包肉绝不放番茄酱,吉辽则可能会放。上图是青岛北纬45°餐厅的菜品,纯以醋糖调味,色泽较为淡雅;而下图则是吉辽风格,有番茄酱的锅包肉,颇有“浓油赤酱”的神韵。

  若单以正宗论,当然是黑省的锅包肉最为正宗,因为这菜出自清乾隆年间哈尔滨道台府府尹杜学赢厨师郑兴文之手。客观的说,这两种做法虽然风格不同,酸甜口却都是一样的(咸口的那是溜肉段),实是各擅胜场,难分轩轾。但有的人就是不能接受TA心目中的“不正宗”,我是理解不了的。

  争论正宗的情况很多。犹记在某个美食群里,一群人对正宗披萨应该长什么样展开了激烈讨论,太好笑了,这有什么可争的?我就爱吃羊腰子披萨咋的了?管弄啥事体啊?

  非得要求“正宗”是一种病,只要好吃就该感谢“岁月静好,现世安稳”,不要掺杂无聊的个人情怀。唯有爱和美食不可辜负,有各种花样翻新的美食,人间就是值得的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